您的位置 : 首页> 小说库> 仙侠> 凌州四侠

更新时间:2019-10-23 09:18:45

凌州四侠 已365棋牌修改器_365棋牌没有客服_365棋牌游戏下载安装

凌州四侠

来源:南都看书 作者:胡晓说 分类:仙侠 主角:徐公凌,张无音

《凌州四侠》是胡晓说写的一部精彩仙侠小说,主角徐公凌张无音。北凌虚,南化龙,修仙悟道,天下正宗。天下间有人不知道凌虚宫,却没有人不知道凌州四侠!风侠徐公凌——其疾如风:动作神速,有如飚风之疾。其徐如林:舒缓行进,其行列齐肃则如林木之森然有序。雷侠张翔龙——动如雷震:驱兵接仗,则如霆雷之威,触之者折。不动如山:屯兵固守,则如山岳之固,不可动摇。火侠马家驹——侵掠如火:侵袭掠扰,有如烈火之猛,不可遏止。雪侠张无音——难知如阴:深密藏形,有如阴霾迷漫,莫辨辰象。得大禹神珠者,王天下。得四将神珠者,败禹王。...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凌州城,回春医馆。张无音仰卧在病chuang上,焦黄的面色如同一片干瘪的枯树叶,一双无神的眼睛心灰意冷地盯着屋顶,干咳不止。他这几日咳得厉害,每每呕出血来,他觉得自己的肺都快要咳出来了。他每咳一下,就感觉身体被冰雪冻了一层,他甚至觉得自己已经成了个雪人。病房外的张母李氏轻声问向大夫:“大夫!小儿得了什么病?”大夫摇了摇头:“我也还不能确诊,令郎得了个怪病!”李氏惊道:“什么!是怪病!大夫,小儿还有救吗?”大夫沉吟道:“这就要看令郎的造化了,三天后带令郎回家吧!”过了好长时间,李氏才坐到张无音chuang边:“儿啊!你现在想吃什么?想玩什么?屋顶有什么好看?傻孩子!”张无音望向李氏:“娘!你帮我把公凌叫来,我想让他帮我买点东西。”李氏欣然点头,道:“好!娘这就给你去叫!现在公凌还在私塾里吧!”张无音看似呆若木鸡:“就算别人都不来,他也会来的!”高家私塾。张无音的位子空着,徐公凌不由有些担心:无音向来不告假,不缺课。这都三天了,怎么到现在还不见人影?家里也没人!徐公凌望向马家驹:“家驹,无音怎么到现在还没来?”马家驹擦着前额:“我也不知道啊!可能是闹肚子吧!”徐公凌直摇头,道:“肯定不是,即使闹肚子,他也不会缺三天课的。”马家驹点了点头,道:“也是!估计是家里有什么事吧!”高先生缓缓进屋,众人起身施礼。高先生轻轻挥手,众人又跪坐在蒲团上。高先生高声道:“张无音病了,可能是肺痨。你们不要去探望,小心染上。尤其是徐公凌要多加注意。”高先生话音刚落,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射向徐公凌,似乎在打量一个病人。徐公凌突然一连打了好几个喷嚏,又咳嗽几声,声音虚弱:“先生……我好像也病……了,得去医馆瞧瞧病。”高先生惊道:“公凌!你也病了!老夫先带你去瞧病吧!”徐公凌把右拳放到嘴前,又咳了几声:“先生!也不是什么大病!没大事!先生带我去,谁来授课!明早我按时上早课!”高先生急匆匆掏出十两银子:“把银子带着,不够再跟老夫要。”徐公凌推辞道:“这怎么好意思呢!”高先生塞到徐公凌手里:“好孩子,把银子带上。”徐公凌拜谢道:“多谢先生!”徐公凌步履维艰地走到院内,边走边咳,一副病入膏肓的样子。迎面正碰到李氏,李氏问道:“公凌,你也病了?”徐公凌一脸喜色,道:“李姨,小点声!我没事!我在窗外看到你,装病出来的。”李氏笑道:“这孩子真是鬼机灵啊!”徐公凌迈步如流星,道:“走远点再说!”去医馆的路上,李氏道:“公凌!无音得了个怪病!”徐公凌问道:“什么怪病?”李氏长叹道:“还不清楚,你不要跟他说,我怕他受不了。”徐公凌嗯了一声,道:“放心,我不说。李姨你放心,无音肯定会没事的!祸兮福之所倚,福兮祸之所伏!”李氏问道:“什么意思?古文我听不懂!”徐公凌无奈笑道:“傻人有傻福!”李氏点了点头:“但愿如此!”徐公凌掏出十两银子:“姨,银子你拿着!”李氏推辞不受,道:“你这孩子!哪来的钱?”徐公凌推了回去,道:“不是我的钱,是高先生托我带给无音的。”李氏又推回:“高先生真是个好先生,但是我也不能收他的钱。”徐公凌硬塞到李氏手里:“姨,谁家能一辈子没债没难!等高先生病了,再去回礼给他就是。估计他过不了几年就得走了!”李氏噗哧笑了出来:“有这么说你们先生的吗?高先生是个好先生啊!”病chuang上,徐公凌看到张无音不由有些心酸:“无音,我来看你。你感觉怎么样?”张无音显得悲喜不惊:“能怎么样!就这样呗!我娘呢?”徐公凌单手托腮,道:“你娘去给你买吃的去了。你永远这么放荡不羁!”张无音浅浅笑道:“得了,我确实不羁,但不放荡。放荡的是你吧!”徐公凌笑道:“我什么时候放荡了?”张无音加重了语气:“据说你总调戏良家少女。”徐公凌急忙解释:“别听有些人瞎说!捕风捉影!听风就是雨!”张无音笑道:“那不还是有风吗?”徐公凌连忙岔开话题:“不说这个了!你在这闷吗?”张无音叹了口气:“你说呢!天天除了针灸、喝药、吃饭睡觉,没别的事做,你来还能陪我说几句话。私塾里怎么样?”徐公凌关切道:“高先生说你病了,让大家不要过来看你。小心染病!”张无音笑道:“你还是来了,我好几个亲戚都没来!”徐公凌唉了一声,道:“路遥知马力,患难见真情。如今人情是比纸还薄了!”张无音排出银子,道:“你帮我买一幅画卷吧!再买几本书!”徐公凌问道:“这附近有书画摊吗?”张无音点头:“有!就在医馆对面那条街,我这还有三两银子。”徐公凌接过银子:“买什么画?”张无音想了一会,道:“吴道子的《天王送子图》。”徐公凌惊问道:“三两银子买不到真迹吧?”张无音笑道:“当然买不到!你挑个仿得最好的就行。”徐公凌问道:“我都没见过《天王送子图》,怎么给你挑?”张无音悄声问道:“你知道吴带当风吧?”徐公凌吟道:“吴道子笔下,衣服宽松,裙带飘举,衣纹流畅飘洒,如被微风吹拂,被称之为吴带当风。”张无音赞道:“对头!就按这个标准选就行了,我相信你的眼力。”“你等着,我去去就回!”徐公凌问道,“翔龙知道你生病了吗?”张无音摆摆手:“别跟他说了,说不定过几天就好了。”徐公凌点了点头:“也好!我也觉得你没什么大碍。”徐公凌刚走出医馆,又看见了神色慌张的刘氏。徐公凌问道:“娘!你来这干吗?”刘氏关切道:“高先生说你病了,瞧过了吗?”徐公凌有点不知所措:“娘!我就没病,瞧什么?”刘氏问道:“那怎么刚刚你一个同窗跟我说你病了?”徐公凌背过身,道:“娘!不是我病了,是张无音病了!我过来看看,陪他说几句话。”刘氏松了口气:“你中午回家吃饭吗?”徐公凌摇头:“不了,晚上再回去!”刘氏问道:“那我先走了,还得算账呢!你有钱吃饭吗?”徐公凌拍着衣兜,道:“还有几串钱。”刘氏问道:“张无音得了什么病啊?”徐公凌淡淡说道:“只是小病吧!修养几天就好了。”刘氏松了口气,道:“娘先走了,你要多宽慰人家。病人最需要关心。”午时是散学的时辰,马家驹在回家的路上路过回春医馆,暗想:不知道,公凌和无音是不是在这?我进去看看!回春医馆是凌州城最好最大的医馆,前门匾额上写着:妙手回春!院子里五十多个药童正在调制药材,满院都是浓浓的药味,马家驹捂住鼻子穿过院子,径直走向柜前:“请问,这里有叫徐公凌或者张无音的病人吗?”柜上是个十七八岁的长脸大眼少年,他翻了翻柜上的册子:“等等!我给你查查啊!徐公凌!徐公凌!徐公凌!没有!没有叫徐公凌的!”马家驹追问道:“那张无音呢?”少年又翻阅着:“张无音!张无音!有!在第九间病房!”马家驹问道:“怎么走?”少年指着右边:“一直往右走就到了。”马家驹走进病房,看见了张无音,喜道:“无音,我找到你了!我就知道你在这里。”张无音面无表情,说道:“找到就找到吧!需要这么高兴吗?”马家驹也不知该说什么,问道:“无音,你还好吧?”张无音无奈笑道:“你看我这样子,好么?”马家驹嗯了一声,道:“比我想得要好,你还能说话啊!”张无音无奈道:“那你觉得我应该躺着,一动不动吗?”马家驹停了会,道:“听说你和公凌在练武,怎么你突然就病了?”张无音正色道:“我画了好几个月的画,一直没练。”马家驹突然一笑,问道:“哦!公凌练得怎么样了?”张无音转过脸,道:“你可以找他试试!”马家驹的左脚转向门外:“好好好!如果公凌练得好,我也跟你们一起练!见你没事,我就放心了,我先回家了,有空再来看你!”张无音冷冷笑道:“不送!”医馆门外,马家驹正遇见归来的徐公凌:“公凌,你不是病了吗?”徐公凌附耳道:“瞎说,我是装的,你别跟他们说啊!我就是来看看无音的。”马家驹笑道:“哈哈哈哈!你装得也太像了,半死不活的。”徐公凌感觉无所适从:“有这么好笑吗?”马家驹很想见识见识徐公凌的武功:“听说你们练武了,我也想见识见识!咱们俩可以试试!”徐公凌轻轻摇头,道:“别试了,练过三天武的打没练过的很轻松!”马家驹正色道:“那不一定!打架还要看你敢不敢打!有些人天天说练武,还打不过小流氓呢!”徐公凌暗想:家驹一向好胜,不赢他一次,想来也不会心服。徐公凌转向草地:“那边有个草地,咱们过两招啊!”马家驹嗯了一声,道:“好好好!我也想看看你都会什么招!”草地很软,马家驹跺了几下:“好就这里!”徐公凌挥了挥手:“你先攻吧!”马家驹问道:“我怎么攻?”徐公凌也不看他:“随便!”马家驹试探性地出了一脚,很快就收回去了。徐公凌暗想:我必须一击见效。马家驹右腿第二脚扫踢向徐公凌左侧,徐公凌迅速用左手抱住来腿,右腿进步绊左腿,右掌推%,马家驹轰然倒地,摔得不轻。未及反应过来,徐公凌的右拳已经压在了他的鼻子上:“家驹,你输了!这一拳打上去,鼻梁肯定断了。”马家驹惊道:“这是什么招?”徐公凌笑道:“相扑里的绊子还有击地捶,我在书里学的。”马家驹有些不服气:“再来!你这招太突然。”徐公凌一边摇头,一边打着哈欠:“下次吧!以后咱们一起练!”马家驹点了点头:“好!”徐公凌拉起马家驹,替他掸了掸灰尘:“没事吧!你背后都绿了。”马家驹笑道:“没事!一点也不疼!”一刻钟后,徐公凌回到病房,把画卷递给张无音:“你看看!”张无音接过画卷:“你的眼光不会错。好仿品!好仿品!”徐公凌又掏出书:“画卷二两银子,这些书一两。没事看看书,你也不会太闷。”张无音问道:“遇到家驹了吗?”徐公凌坐在一边:“遇到了!”张无音一本正经地说道:“我宁愿他不来看我!”徐公凌淡淡笑道:“别在意,他就是这么实在。比起那些虚伪的人,他好太多了。可惜太贪玩!我在他家里看过他写的几句话。”张无音问道:“什么话?”徐公凌学着马家驹的声音,高声道:“我要当状元!我要用功读书!从现在开始,没有任何理由!”张无音笑道:“就他!一到散学就到隔壁书院蹴鞠呢!心早就散了!”徐公凌大笑道:“想当状元总是好事吧!你说呢?”

猜你喜欢

  1. 古装小说
  2. 玄幻爱情
  3. 玄幻仙侠小说
  4. 励志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