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小说库> 言情> 宫闱乱之夜郎第一妃

更新时间:2019-10-23 02:54:25

宫闱乱之夜郎第一妃 已365棋牌修改器_365棋牌没有客服_365棋牌游戏下载安装

宫闱乱之夜郎第一妃

来源:南都看书 作者:北萩 分类:言情 主角:郝乐天,艾北萩

独家完整版小说《宫闱乱之夜郎第一妃》由北萩所编写的言情类型的小说,主角郝乐天艾北萩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“宫廷画院新晋采女金乐芸、艾北萩、玄千琉拜见无尘大师。”我和大师姐很规整的给这位身披袈裟的老尼施了礼,按照她面上的表情能感觉到,我们是蒙对了。“这位是戒律院掌院无垢大师,慈悲堂的掌院无秽大师外出公干,至于文殊院的掌院无臜大师各位也已见过了,....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“宫廷画院新晋采女金乐芸、艾北萩、玄千琉拜见无尘大师。”我和大师姐很规整的给这位身披袈裟的老尼施了礼,按照她面上的表情能感觉到,我们是蒙对了。“这位是戒律院掌院无垢大师,慈悲堂的掌院无秽大师外出公干,至于文殊院的掌院无臜大师各位也已见过了,日后这望月庵中诸多丹青画事还要仰仗几位采女。师妹,请二位先到方丈斗室待茶,我随后就到。”语罢微微颔首以示敬礼,而我们也机警的还礼,绝不敢落下一点细节,既丢画院的脸也丢自己的脸。无臜大师领我们走正殿左手边的角门,那分明是藏在香樟丛中的一处桃源洞口,令人浮想联翩。“敢问大师,我们同行的姐妹被安置于什么所在?我等有意探视,可否如愿呀?”大师姐的阵阵言辞足够稳重,可谓不卑不亢滴水不露。“我佛慈悲,二位不必着急,一会儿自会相见,诸位的任务今日完成不了,那位采女也正好可以休养一二,先随贫尼来吧。”无臜大师说着侧身道了一个请字,便径直奔那角门而去。这角门外就是一片规整的香樟树林,紧贴着院墙处,用木板铺就出一条四人宽的走道。那叶片弥漫的芬芳与林中那簇簇野菊香,围绕着整条走道,显得这里越发的优雅恬静。这条路径并不是很短,却很好走。只一会就到了尽头。一个巨大的汉体“肃”字映入眼帘,一人多高的木门上,书着半身大的字,的确显眼。无臜大师两声清脆的叠指弹扣,里面便有人回应“若!”,这似乎是某种暗语。“合!”无臜大师很自然的回复着。“咔嚓…哗啦!”门从里面被繁琐的打开了,“大师”开门的是两位身材高大的比丘,很有礼貌的行了个蹲礼。我暗自思忖,想见我国女子的身材,这几年也画过一些,身材高大者本就是极罕见的,如今在这庵中却比比皆是,令人匪夷。进院内,居中的是一座整齐的竹楼,一尺高的吊脚设计更显得清幽雅致。八个石质的灯馆按着卦位排好,好像相比前殿的那些要略微粗上一些,花纹也由之前的乌龙绞柱换成了九子贺寿,只是单单少了“嘲风”。这竹楼正面的一间就是方丈的斗室。我们到时,这里就早有一位小优尼在几案的小铜炉处焙着香片,见我等进来,连忙垂手站在墙角处,眼观鼻、鼻观口、口问心,肃立着。无臜大师一个眼色过去,她便倒退着掩门而去。“二位采女先稍候片刻,无尘大师随后便至,贫尼院中尚有功课在身,少陪了。”“大师不必多礼,想我等将来皆会是常造之客,不妨事的,有公干大师自去便是。”大师姐真不愧是名门之女,回答的是极得体的。斗室中这下只剩下我们二人,我起身到纱门处看了一眼,只有远处角门看守的两位比丘,便回来低声问大师姐:“这是怎么回事?这里供奉的是饮光如来,莫非不是我们君主的佛苑?”大师姐则肯定的点点头,我却一时不知如何再说下去,只是任由心儿乱跳个不停。外面传来一阵由远及近的脚步声,虽然那只是来自于后堂,不过仍可以轻易的打断我们的交谈。毕竟我们的话题有些过格,而这个尼姑庵建的实在也有悖常理。来人是两名献茶的优尼,一把上好的南泥翘嘴提梁壶,两只犀角方尊分别在两个描银托盘里乘着,远远便可闻到阵阵的花果幽香。见过礼后,优尼将一盏茶倒入杯中,如琥珀般微红,果实的味道充盈其中,“二位采女请用。”其中一位优尼介绍到。“稍等,请恕我姐妹才疏学浅,敢问这茶是以何物调配?”我冒昧的问了一句,终归我是没喝过这茶的。“这是外供罗望子辅以香茅甜菊叶,用隔年存的雨水烹的,请两位不要见笑。”这位优尼稳重的答复着,“两位采女现在吃得此茶,有助于健脾胃促饮食呢。”见没有各位大师在,另一位优尼也逗趣答道。“二位怎么称呼?”金大师姐温和地问道。“贫尼思合、这是我师妹思愉。”这位稳重的优尼介绍到,从脸上看,这位思合女尼与我大小相仿,倒是那位师妹年龄尚小,身量且不足常人。“那有劳二位喽。”大师姐桃腮含笑,双手轻扶茶尊,起朱唇抿了一小口,我也照例而做,这热饮酸中透甜,确实是极上好的,唇齿间、口鼻间的香气久久挥之不去,让人饮之则欲罢不能。虽然即便如此,我们还都没忘了通过她们更多的了解这里。“敢问这位思合师傅,这里是哪位王爷的佛苑?”“是舍磨氏的佛苑。”思合尚未开口,这思愉便抢先说到,话一出口便觉得失言,弄得脸上颜色骤变,再不敢多嘴。这思合也没再解释什么,她宁愿相信我们见识浅薄才好,便又敬了一次茶,转身带着小师妹出屋了。“师姐,这…”我正打算和师姐分享一下观点,却被她以指粘与我的唇上,作噤声状,并对我微微摇了摇头,可手指却始终没离开我的嘴唇。“若!”角门处传出一声清脆的暗语,“合”字一传出,两位看门的比丘则麻利的抽锁开门。“这里不同于别的所在,信我,凡事我来应承,回头有机会我们再细说。”大师姐语气很是严肃,也不容我有还嘴的机会。随着脚步声的逐渐临近,我们都很礼貌的站起来等着,向着院子的纱门**性并不太好,从里面看到院中的景象轮廓并非难事。那众星捧月般临近的应该就是无尘大师。“让二位采女久等了,我这山乡荒僻怪诞,没什么好物奉上,请二位不要嫌弃呀,呵呵!”说罢单边打了个稷手,以示客情。随身的优尼们等话一毕,立时在大案上摆上四干四鲜八碟果品。“大师哪里话来,我等也是这世间俗子,已被厚爱匪浅,况且大师所承之物已经是难寻的精品了,所以还请大师不必客气,此次有什么公干与我等,还请吩咐示下吧。”大师姐不愧是画院这次公推的天字一号,处事极得体,毫无半点差池。“好吧,那老尼就开门见山,这次烦劳诸位采女,主要是为戒律院后墙添置一副壁画。”“是何题材,还请大师明示。”“有凤来仪!”

宫闱乱之夜郎第一妃章节目录

猜你喜欢

  1. 古代言情
  2. 腹黑
  3. 宫斗小说
  4. 古言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