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 : 首页> 小说库> 言情> 独宠杀手娘子:夫君不可以

更新时间:2019-10-23 04:26:18

独宠杀手娘子:夫君不可以 已365棋牌修改器_365棋牌没有客服_365棋牌游戏下载安装

独宠杀手娘子:夫君不可以

来源:南都看书 作者:京墨 分类:言情 主角:君怀靳,清和

主人公叫清和君怀靳的小说是《独宠杀手娘子:夫君不可以》,本小说的作者是京墨最新写的一本言情类小说,情节引人入胜,非常推荐。主要讲的是:在这不见天日的摧残下,平城百姓忍受了数年煎熬,终于天公为他们带来了生机。... 展开

精彩章节试读:

剑起剑落,利落干脆。

“说吧,何人指使?”君怀靳持剑指着匍匐在地的最后一人,眸光泛寒。

男子双目直瞪君怀靳,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,咬牙不语。

“死士是吗?那便自行了断吧,别费我力气。”

说是费力,可我不觉得对付这三人,废了他丁点力。君怀靳扔了从他手中抢来的剑,拔下了自己的拿在手中,丝毫未将其放在眼中。

他望向我,神色复杂。

“一剑封喉……”身后那名男子喃喃着起身:“主上竟不曾告诉我,清和你身边有此等高手!”

闻言,我心中一惊,竟是主上呢。

我再想询问之时,那人却已在一阵剑气中倒下。而后君怀靳收回了手,再度走向我。

“倘若我不来,你便这般寻死吗?”

他语气无异,依旧清平,只是眸中意味杂陈:“当真这般信我,还是根本不将生命看作一回事?”

他直逼我而问。相识数月,我从未见过他这般。

“公子若是担心清和,可真是清和之幸。”我掀开被褥想要下chuang,他却忽而大步走来,扣住我的双肩,字字清晰的说道:“若知我担心,便别再用这样的方法试探,想知道的,直接开口问便是。”

我与他直视,心似一顿。直到他冷静,松开了我后,才斟酌着开口:“你是知道的吧?我是什么样的人。”

“知道又如何?”

“万一我是……”

“好了清和,如你所言,我已觉察的出,你心尚善……况且何人能威胁的到我,分寸我是有的,你无需多想。”

我细细想着这话,主上给我的任务只只是亲近他,而如今反又派人来杀我,为的莫不是取得他信任?我不解他们为何如此大费周章,但即便我知他便是屠我家亲的仇人,却还是忍不住对其动了心。

那夜嶙峋,他缓缓拥我入怀,尘世冷暖,仿佛第一次入我心中。

翌日离开城郊后,继续向前,长青比都城暖很多,今年入冬已来尚未下过一场大雪,人们也多数薄衣。不似都城中人们早已夸张的裹上狐裘。

君怀靳将马拴于渡口,托人看管。之后我们坐上了通往长青的船只,这条水路水路不宽,若是并排而行,只容得下两只船身。

“轻舟摇曳,水乡到底还是醉人的。”君怀靳不知何时也出了船舫,立在我身后,发此概叹。

我环膝坐在船尾,任流苏铺陈,风吹裙褶。

回身,见他负手立得英挺,衣袂墨发飞扬。良久,我才回过眸,不再看他。

“这条路似乎熟悉。”

他轻笑一声:“清和来过?”

我摇头:“不记得了……只是莫名心伤。”

其实我知这悲伤并非无名,因我大抵记得,多年以前,亦曾经此水路。

长青镇并非一直这么安宁的。

我生于这片土地,多年以前,长青与邻镇未分,合为平城。

然而平城不平。

太守与几名当地富商勾结一气,剽掠嫖夺,贪尽了百姓钱财,光明正大的做着与土匪流氓无异的事情。

之后平城中人开始逃离这里。太守自是不愿断了这条财路,便以反动之由大肆杀害黎民,断了他们胆敢逃跑的念想。

在这不见天日的摧残下,平城百姓忍受了数年煎熬,终于天公为他们带来了生机。

禄安十九年,平城太守无恶不作,失尽民心,圣主体恤民生,已将其缉捕。

为恶一方失了首脑,自是无从再兴风作浪。那群富商逃往他乡,未再闻音讯。平城也一分为二,一为千宁,二为长青。这些都已是多年以前的往事,渐渐被世人淡忘,也险些被我淡忘……

平城太守之死并非真如圣谕所言,只是为拾民心,皇家后捡的一个便宜。

太守失尽民心是真。

数十年前的一夜,曾有一名刺客潜入太守府,此人身手了得,避开了重重侍卫的把守,直指太守的卧房。连同夫人以及数位妾室一同斩杀,皆是一剑封喉,丝毫不留余地,一夜之间,太守满门毙命,当是大案,只是司府却生生压下了风声,作为皇室恤民的由头。

而我会知晓这些内幕,仅仅因为这一切,都曾在我眼中亲历而过。

我生于平城,生于太守府。

在我人生最初的几年,我是不必识得俗世烟火的太守千金。我不懂父亲如何为事为人,更不知他如何中饱私囊,残害民生。

我只知那一夜,那一人,将我曾经的一切,信手毁于一旦。

满眼的血色让我心中的恐惧升至极点。我缩在垂帘之后,不敢作声。看着他挥舞长剑,而剑下亡魂,连哀嚎都来不及留下。

那一刻我的无言与久顿,仿佛眼前倒下的,并非我的至亲。

终于,他还是发现了我,望向我之时,眼中神色我读不明,但那双眉的深锁,似是在痛苦哀叹着什么。

他没有杀我,而是温柔的对我说:“离开这里。”

我久伫,凝视他远去背影,那男子确是绝美,可我尚年幼不知那些,只回过神后,才悟得那是杀我家亲的歹人。

尽管他放了我,劝我离开,可我内心的仇恨战胜了恐惧。那时我发誓终有一日,要向他寻仇。

再之后,先官兵来到太守府的女人将我带走,她许诺,会让我大仇得报,而她正是我如今主上,凌烟阁的这一任阁主。

我承认报仇的心在我这里存留很久,哪怕在知晓了父亲的确是恶人之后,也没能平复仇恨。反倒是在我素手染血之后,才开始明了,那男子最后望我的眼神。

他杀人并不由衷,而我,成为了与他一样的人。

于是渐而,我明了复仇毫无意义,而我眼下的生活亦无意义。

只是既无从改变什么,倒不如就这么活着。

犹如行尸走肉。

见到君怀靳的第一眼,我便已识得他身份,然而我只莞尔笑过。这世间用剑能至此境界的人寥寥,而他的出剑,我曾模仿记忆练过千万遍,如何也不会认错。

我自然不曾想到,有一日我再见他会是如此情形。

同他举酒共饮,策马共驾,轻舟共泛。

而望时光静坐,只留我与他二人共享。

独宠杀手娘子:夫君不可以章节目录

猜你喜欢

  1. 古代言情
  2. 腹黑
  3. 宫斗小说
  4. 古言小说

网友评论

还可以输入 200